查字网 > 文章频道 > 咬文嚼字 > 正文

牛大叔会不会喝酒

来源:咬文嚼字 作者:宗守云 时间:2020-10-11 18:14 阅读:248

小品《牛大叔提干》中有这样一段对话:

(1)胡秘书:会喝酒不?

牛大叔:不会。

胡秘书:少整点儿呢?

牛大叔:少整点儿更完了。上回喝三瓶咋地不咋地。

胡秘书:那咋叫不会呢?

牛大叔:现在这会喝酒的都能喝醉,我喝酒干喝不醉,喝多少都白费,不会。

例(1)牛大叔说不会喝酒,胡秘书理解为牛大叔没有喝酒的能力,或者喝酒能力很低,但实际情况是牛大叔喝酒能力超强。为什么胡秘书的理解和实际情况正好相反?这涉及两种不同的否定问题。“不会做某事”一般理解为没有做某事的能力,或者做某事的能力很低,这是语义否定;特殊情况下,“不会做某事”可以理解为做某事的能力超强,这是语用否定。在交际中,否定一般优先理解为语义否定,所以胡秘书的理解是正确的。语用否定虽然是特殊情况,但也可能是实际存在的,这就会造成优先理解和实际情况的矛盾。

001.jpg

丹麦语言学家叶斯柏森在《语法哲学》中曾经指出,否定在一般情况下都表示“少于、低于”,不表示“多于、高于”,比如,“不大”表示“少于或低于大的量度”,而不是“多于或高于大的量度”,“不漂亮”表示“低于漂亮的程度”,而不是“高于漂亮的程度”;但否定有时也例外地表示“多于、高于”的意思。前者就是语义否定,后者就是语用否定。请看下面两个实例:

(2)他吃的不是面条,而是米粉。

(3)他吃的不是面条,而是文化。

例(2)是语义否定,他实际上没有吃面条,吃面条的值为零;例(3)是语用否定,他不但吃面条,而且在吃面条中还融入了文化韵味,这就超过了吃面条的值。

语义否定是常规否定情形,是社会规约的结果,其意义是不言自明的;语用否定是特殊情形,是语境赋义的结果,其意义需要特别指明。语用否定可以由说话人自己说明。例如:

(4)王利发:唐先生,你那点嗜好,在我这儿恐怕……

唐铁嘴:我已经不吃大烟了!

王利发:真的?你可真要发财了!

唐铁嘴:我改抽“白面儿”啦。(指墙上的香烟广告)你看,哈德门烟是又长又松,(掏出烟来表演)一顿就空出一大块,正好放“白面儿”。大英帝国的烟,日本的“白面儿”,两大强国侍候着我一个人,这点福气还小吗?(老舍《茶馆》)

例(4)唐铁嘴说“不吃大烟了”,王利发按照语义否定优先理解为唐铁嘴戒掉了大烟,而实际情况是唐铁嘴变本加厉地改抽了“白面儿”,这是说话人唐铁嘴自己说明的。

语用否定也可以是受话人偶然发现的。例如:

(5)范乡长(范伟饰):这不刚开完人代会嘛,我已经不是乡长了。

赵老蔫妻(高秀敏饰):下来了?

范乡长:啊,对,下来了。哈哈哈哈。

赵老蔫(赵本山饰):下来了?嗬,哎哟我的妈,下来你早说啊,你看把我两口子累得。下来咱就平级了,我也不用怕你了。

……

赵老蔫:……找范县长报到?你找县长,你往乡长家都不干了,你跟我扯那没用的。他找范县长。

范乡长:是找我的。(小品《拜年》)

例(5)范伟说自己已经不是乡长了,高秀敏和赵本山按照语义否定优先理解为范伟下台了,后来接到有人打给范县长的电话,才知道范伟升为县长,这是语用否定,是受话人高秀敏和赵本山偶然发现的。

语义否定和语用否定是两种不同性质的否定。语义否定符合社会规约,便于理解;语用否定是特殊语境下出现的情形,具有强烈的语用修辞意味。在艺术作品中,创作者经常利用语义否定和语用否定所形成的张力造成矛盾冲突,以此吸引读者的眼球,从而取得很好的艺术效果。

(本文刊于《咬文嚼字》2020年第9期《语言哲思》栏目)